小免费发红包的qq群,大道理思思心情网
网站首页免费发红包的qq群爱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名人免费发红包的qq群少儿免费发红包的qq群寓言免费发红包的qq群幽默免费发红包的qq群职场免费发红包的qq群励志免费发红包的qq群校园免费发红包的qq群人生免费发红包的qq群亲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友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鬼免费发红包的qq群民间免费发红包的qq群现代免费发红包的qq群传奇免费发红包的qq群历史免费发红包的qq群创业免费发红包的qq群免费发红包的qq群会

与笔仙的前世今生

  这是一个灵异论坛的聚会。聚会的发起人,是论坛的所有者伊朵。而聚会的主题,则是大家向往已久的,笔仙游戏。因为是网友,大家遵循着网友聚会的潜规则,一概以网名相称,不主动问询生活种种。

  最先到达的,是伊朵,然后是爱火与耶马、金枫与楚西。五人等了很久,最后一对何大少与凌久久,还没有到来。这时,伊朵的手机响了一声,突然没电了。她转身向耶马道:“马儿,手机借我下,也许是九九他们找不着地方了!”

  终于到齐了。七人胡乱地点了点饮品,就围成圈坐下。七个人,三对男女朋友,只有伊朵一人,尚在单身。

  这是一名非常奇怪的女子。虽谈不上国色天香,但无论从身材上还是相貌上,都是非常亮眼的,是似乎并不热衷情爱之事,全身心扑在灵异活动上,拿着一份文员千来块的月薪,却自费办了专门的网站,仿佛,这便是她全部的理想。

  其实这样的游戏,大多是女孩子比较好奇,男伴们,多半是充当保镖的,以及,女友们受惊之下,掐捏捶打的工具。

  这是在蓝亭咖啡厅的一个大的包厢里。除了伊朵,大家还是头一次玩这种游戏,于是一切前奏,都由伊朵在操办着。

  先是拿出预备好的纸和笔,然后,大家各自报出与自己相关的一些姓氏、地名、年份、数字……

  最后在纸的最下方,写上男、女、是、否几个字。

  伊朵说:“你们都不会玩,就由我来握笔吧。不过还需要一个人,谁愿意?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不该由自己出这个头。

  伊朵说:“如果两个女人玩,成功率可能会高一些,但有可能因为阴气比较盛会请出厉鬼,危险性也大些。两个男人请,又怕请不出来。最好是一男一女。——哪位男士愿意和我一起?”

  金枫笑道:“我来吧!我不信这些,自然也就不怕!”

  楚西白他一眼:“你不信你来做什么!不知道心诚则灵吗?”

  倒是九九嫣然一笑,对耶马道:“马儿,你家火火名字里太多火了,怕阳气重,让我家何大少来吧!”

  于是一男一女两人十指相交,夹住铅笔,开始口念咒语:“笔仙笔仙,你是前世,我是今生,如果有缘,请来相会。笔仙笔仙,你是前世,我是今生,如果有缘,请来相会……”

  一遍又一遍地喊着,不见动静。围观的人,都屏住了呼吸。一半是激动,一半是好奇。百分之百相信的,似乎没有。虽然,伊朵事先就说过:“这样的事情,你不亲身经历一次,是不会相信的。所以,每一个第一次请到笔仙的人,都诧异不已。”

  终于,十几分钟之后,在何大少胳膊稍觉酸痛时,蜡烛忽闪了一下,他们手里的笔,开始动了。

  伊朵紧紧地问道:“笔仙笔仙,你来了吗?如果你来了,请在‘是’上划圈!”

  笔,开始在纸上慢慢游走。最终,缓缓落到“是”上,一圈又一圈地转着。

  大家的心提到了嗓眼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“大少,”伊朵问道,“你确信不是你拉动我的吗?这样的事情,可开不得玩笑!要是惹怒了笔仙,大家都没有好下场的!”

  何大少无辜地摇摇头:“我怎么感觉是你在拉着我走呢?”

  言归正传,大家重新回到游戏。只是神情,似凝重了许多。

  按照惯例,大家都是先问一些已知的问题来测试准确性。诸如:“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”“谁谁今年多大”之类的问题。因为是网友,各自的私人情况,大家也不甚了解,所以,便免去了作弊的可能。几番下来,其准确性令在场的每一位吃惊。

  于是,开始了对未知问题的预测。

  九九先问:“何大少总说我是她唯一爱过的女人,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如果是真的,请在‘是’上划圈。谢谢!”

  到此时,铅笔滑动的速度,已经比最初加快了很多,笔端非常利索地,就滑向了“是”,果断地划着圈。九儿甜蜜地看着何大少,笑成了一朵花。

  耶马忍不住,也问道:“笔仙笔仙,你帮我算一下,我明年会和爱火结婚吗?”

  笔尖突然一转,在纸上以一个直线的姿态,向“否”奔去。

  耶马立即白了脸。嘀咕道:“臭男人,你不是向我求婚了吗?!”

  爱火火火立辨解道:“是啊。可是说不定,我们今年就结婚了呀!笔仙故意这么说,逗你玩呢!”

  耶马于是又问:“那么,爱说他很想当爸爸了,请问,他第一个孩子什么时候降生?”

  铅笔向上划去,在年份那一行一路划来,最后,落在了“2003”上面。

  “怎么可能!”爱火火火惊叫道:“笔仙大姐!现在已经是2006年了耶!”

  耶马撅着嘴,继续:“那请问,孩子的妈妈姓什么!”

  当笔端落在“洪”姓上时,耶马将手里的咖啡重重地掷在桌上:“早知道就是她!你怎么没有告诉过我,你们还有过孩子!”

  “安静点!”伊朵道,“别惊动了笔仙。”

  耶马于是强捺怒气,气呼呼地坐在那里。爱火火火只好低下声,好言相劝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况且,我从来不知道她怀过孩子呀,笔仙一定是知道你喜欢生气,免费发红包的qq群气你的!你也不想想,这世上哪真有什么鬼神呀……”

  正这时,楚西吐了吐舌头,玩笑似地问道:“笔仙笔仙,你现在正在谁的身后?”

  铅笔转了一圈,落在“陈”上,那边正表白个不休的爱火火火,突然之间,停了下来,脸色煞白:“陈?你们谁姓陈?”

  大家摇摇头:“你姓陈?”

  爱火火火立即僵硬在那里,额角,渗出细密的汗珠。

  大家的话,似都卡在喉咙里。游戏至此,才有了些许恐怖的意味。

  就连最不相信鬼神之说的金枫,也开始虔诚地发问了:“笔仙笔仙,请告诉我,楚楚的家长,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吗?”

  铅笔带动着所有人的目光,停在了“是”上。金枫与楚西同时吁了一口气。

  转眼,两个小时过去了。大家都有了倦意。伊朵道:“笔仙笔仙,你累了吗?我们送你回去吧!”

  令人郁闷的是,笔始终划向“否”字。

  “完了。”伊朵道,“她不愿意回去。大家只好再坚持。不停地送。”

  “要是她就是不意回去呢?”九九问道。

  “那我们就不能散,我和大少也不能停,她不走,笔尖就不能离纸,我们的胳膊也就不能落下来。”伊朵回答。“否则,会有血光之灾。”

  九九立即红了眼,带了哭腔:“你怎么不早说!早知道这么可怕,我们就不玩了!”

  伊朵道:“难道你以为这是游戏?这本来就是动真格的事情!灵异这种东西,就是这么邪门的,游戏不得!”

  看着九九害怕的眼神,伊朵深吸了一口气,软下语气安慰道:“好吧,你也不要太紧张。笔仙虽然有时候玩性大,但只要你不触犯她,她是不会动怒的。大家严肃点,虔诚点,好好地继续送。”

  于是,大家轻声齐念:“笔仙笔仙,夜深了,大家都累了,我们送你回去吧。笔仙笔仙,夜深了,大家都累了,我们送你回去吧……”

  笔仙却似乎越发精神了,满纸乱转。

  大少忍不住,问:“笔仙笔仙,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去哪里吗?”

  笔终于转了方向,直直地指向“洗手间”。

  何大少惊呼:“天啦!她不仅能预测未来,还会读心术!太灵了!!”

  伊朵微愠道:“都已经在送了,你居然又问!这样笔仙要是被问得兴奋了,更难送走呢!”

  在一旁沉默了很久的耶马突然惊呼道:“看!看那些字!!”

  大家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,发现纸上的字,从上端开始,正渐渐消失,一行一行,一字一字……

  空气,似凝固起来,伊朵的声音,在空荡荡的屋子里,愈发低沉起来:“这样的事情,我倒从来没有遇见过。只是有传说,玩笔仙游戏时,如果笔仙不想被送回去,会毁灭游戏的一些必须条件,然后……然后,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留在人间,依附于某人的身体之上……”

  说话间,大家惊恐地发现,面前的那张原本写写画画快满了的纸,已经干净如初,空荡如每个人的内心。

  “啪”,门被推开了。众人皆一惊,回头,是服务生:“对不起,我们这里要打烊了。”

  最年长的金枫道:“麻烦可不可以通融一下?我们还有些事情要谈!”

  服务生犹豫地后退着。伊朵又补了一句:“麻烦不要再敲门了,可以吗?我们可以加倍支付你们加班费的。”

  门,再次被关上。

  耶马小心地问:“不是说……门不可以打开吗……那么刚才……要不要紧?”

  伊朵握笔的手,分明在颤抖:“不知道……

  楚西问:“朵,你对灵异的事情懂那么多,那你一定听说过解救的办法吧。你说现在应该怎么补救,我们都听你的!”

  伊朵叹了口气:“目前唯一能做的,只能是赌了。”

  大家开始按照伊朵所谓的唯一作法,去赌。

  在所有灵异传说里,洗手间,都是阴气最重的一个地方。大家唯一能做的,就是分开,一个一个地轮流去洗手间,看一看,笔仙想附身的,究竟是他们其中的哪一位,不幸被附身的,自然凶多吉少,可是至少,其他几位,可以幸免与难了。

  这听上去像博彩,却远不如博彩那么轻松。因为,胜与负,也许就是生与死的区别。

  这也是万不得已的做法。与其大家在一条绳上捆死,不如交出一人去,将悲剧减到最小化。大家更祈祷的是,这位笔仙,只是想附在一人身上玩闹一番,玩过了,就会自己乖乖退去。

  伊朵还是那么有大姐风范,第一个去了洗手间。走时和大家约好,如果十分钟后还没有回来,第二个人就赶紧进去。

  临别前,伊朵回头,正撞上了爱火火火的目光,四目相视间,突然一个激淋,爱火不由得颤抖了一下。那眼神……

  转眼,十分钟过去了。伊朵还没有回来。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下一个该轮到谁了。

  “要么……我去吧。”爱火道。

 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。两个人都没有回来。一种不详的预感,笼罩了整个包房。

  耶马担心爱火的安危,这一时刻,她全然忘记了刚才还因为吃醋生他的气,再也顾不得危险,冲向了洗手间。

  可是就在洗手间的门口,她却听到里面传来对话声:“真的是你?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
  “她真的很漂亮,比我当年漂亮多了!所以,你才扔下挺着大肚子的我,去疯追求她,是吗?”

  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怀了孩子,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不。你知道的,你知道的!你甚至知道,我因为这事被学校开除了,被家长赶出家里,你知道我自杀了。可是,你一直装作不知道,你一直这样欺骗着自己,减轻着自己的愧疚,不是吗?”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“可是我记得,我死后一个月,就曾经打电话告诉过你呀!”

  “彭”,门被耶马撞开了。她呆呆地看着面前两个人,缠绵地拥在一起,虽言语针锋相对,肢体上却……

  所有的诡异、惊恐,在这一刻都只化为愤怒。耶马掉转头,摔门而去……

  独自走在午夜的街头,夜风是凛冽的。突然之间,耶马想起了伊朵最后说的那句话:““可是我记得,我死后一个月,就曾经打电话告诉过你呀!”

  不由得,一个哆嗦。

  那么她……

  原来,笔仙想附身的,就是她!那么,她与爱火的对话,又代表着什么呢?

  想想不对劲。她决定暂时不感情用事,回去把事情弄个明白。

  可是当她转回“蓝亭“里,却发现,这家咖啡店已然打烊了。使劲敲门,也没有人应声。

  那么,他们人呢?这么短的时间,他们不可能离开得无影无踪!还有爱火,他不也可能眼看着自己离去,一个电话也不打来!!那么,他们是被困在里面了?还是……还是……鬼打墙?

  一丝寒意,向她袭来。突然好后悔那么莽撞地就落了单。

  宁静的夜里,突如其来被一阵音乐打碎,惊吓之余,更多的,却是欣喜——电话终于响了!

  然而手机屏幕上,却没有显示任何号码。她惶恐地接听了,那端却传来呓语般的咒念:“笔仙笔仙,你是前世,我是今生,如果有缘,请来相会。笔仙笔仙,你是前世我是今生,如果有缘,请来相会……”

  晕眩间,一个白影飘过,转眼,伊朵正在眼前。

  “三年前,你的出现,带来了我的噩运,现在,到了偿还的时候!”

    发布时间:09-16 点击次数:
热点鬼免费发红包的qq群
回顶部思思心情网?版权所有 鄂ICP备16022693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