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免费发红包的qq群,大道理思思心情网
网站首页免费发红包的qq群爱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名人免费发红包的qq群少儿免费发红包的qq群寓言免费发红包的qq群幽默免费发红包的qq群职场免费发红包的qq群励志免费发红包的qq群校园免费发红包的qq群人生免费发红包的qq群亲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友情免费发红包的qq群鬼免费发红包的qq群民间免费发红包的qq群现代免费发红包的qq群传奇免费发红包的qq群历史免费发红包的qq群创业免费发红包的qq群免费发红包的qq群会

幸福陷阱

明达市工程口质检部部长杰克,与市图书馆管理员黛丽丝处上了朋友。开始的时候,杰克满面春风,神采奕奕,一有空闲就约黛丽丝去郊游野餐,骑马滑冰,快活得像个大男孩。可最近几天里,他却老是愁眉不展,唉声叹气。

黛丽丝是个刚走出校门、涉世不深的大学生,漂亮温柔,还极富同情心。她关切地问:"杰克,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"

杰克用两根指头比了个搓钱的动作:"没有这个,日子难过呀快三十岁的人了,才刚刚谈上女朋友,能不想快速发展"

黛丽丝对杰克的经济状况还不十分了解,在她看来,杰克应该是一个富得流油的人。如今的建筑公司,哪个不在做手脚而偷工减料又想通过监督验收,哪个包工头敢不向杰克这个大部长进贡上次听杰克的一个朋友介绍,有个包工头把10万元的支票送给杰克,杰克不仅把人家训了一顿,还立即把支票交给了老总。如果不是杰克所处的优越位置,她怎么会看上一个大龄青年黛丽丝试探着说:"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吃,我还以为你很有钱呢"

杰克说:"送到办公室的钱我敢收吗那是要坐牢的"黛丽丝开玩笑似的说:"这么说,送到家里的钱你就敢收啦"杰克懊丧地说:"可我没有家,我住在机关的集体宿舍里。"

隔了一天,杰克请黛丽丝到街上吃饭。席间,他向黛丽丝求婚:"嫁给我吧,我想有个家"黛丽丝"格格"笑着说:"让我在家里替你收贿吗"杰克耸耸肩膀:"你可真聪明"黛丽丝摇摇头:"难道我就不怕坐牢吗"

杰克眉飞色舞地说,每年经他验收的工程不下30项,如果其中有20个包工头进贡,每人10万元,就是200万元杰克激动得站起来:"200万元是个什么概念可以买一座房子,一部车子,再到国外旅游一个月黛丽丝,这样的话,如果我在部长的位置呆上10年,咱们不就成了千万富翁了吗"

黛丽丝读大学时对法律多少有一些了解,谁收受贿金谁就犯罪,是要服刑的。她有些担心地说:"不,事情一旦败露,我就得坐牢"

杰克通情达理地说:"不排除这种可能。但是你知道,保释一个犯人仅仅50万元。如果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,我会很快把你保释出来的。而我的部长位置,我们的房子、轿车、存款还在,我们依然会过着富人的生活。不冒一点儿风险,怎么会快速发财你好好想想,想好了咱们就结婚。"

黛丽丝有些心动。本地的法律是有这么一条,只要交钱,就可以把犯人保释出来。不过她没有立刻答应结婚,她对杰克说:"我是要好好地想想。"

黛丽丝到底经不住幸福生活的诱惑,又有杰克的庄严承诺,她决定冒一次险。婚后,他们租了一处房子,算是临时的爱巢。因为杰克说他手里没有钱,因此也没有添置什么家具。黛丽丝知道简朴不过是暂时的,豪华的享受已经在向她招手,因此也没有什么怨言。按照本地规矩,已婚的女子多半不再工作,黛丽丝就愉快地做了家庭主妇,操持家务,侍候杰克。

果然不出杰克所料--当然他也作了一些暗示,他们的小家庭刚刚建立,就不断有包工头登门拜访。但杰克不出面,这些客人都由黛丽丝接待。有些人开门见山,一边递钱一边请黛丽丝转告杰克,在某项工程上请多多关照;有些人心照不宣,留下钱就走。只有一个叫里木尔的家伙爱饶舌,来了以后总是多坐一会儿,和黛丽丝套近乎。有一次他把钱递给黛丽丝以后,开玩笑似的说:"这是50万元,请你数一数。好像中国人就有这个习惯,叫当面数钱不为薄吧"黛丽丝也用玩笑的口气回敬对方:"等你走后我会数的,我家先生要下班回来了,他绝对不允许这样做的,你快走吧"

等客人走后,黛丽丝会把收到的钱如数交给杰克,由杰克用各种化名存进银行。他们也作了最坏的打算,一旦东窗事发,受贿的事与杰克毫无牵连。

真令黛丽丝大喜过望,不到一年,经她手收受的贿赂就到了200万元以上。年底,她与杰克商量:"我们该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了吧"

杰克说:"不急,明年还有几个重大工程,等我们迎来个开门红,就着手置家产,现在先让钱在银行下崽生息。"

遗憾的是,第二年那个叫里木尔的家伙承建的一座桥梁,才启用了一个月就坍塌了。里木尔为了节约成本,不仅降低了水泥标号,还把一些该使用钢筋的地方换成了铁丝。里木尔当即被拘留,为了减轻罪责,他交出了一盘录音带,那上面记录了他把50万元交给黛丽丝时的对话。

铁证面前,黛丽丝供认不讳。按照地方法律,她被送进监牢。她一口咬定丈夫不知此事,录音上有一句"我丈夫要下班了,他是绝对不允许这样做的。"即可以证明。那50万元呢,已被她挥霍一空,但她在心里说,挺不错,那50万元正好够交她的保释金。

作为部长的杰克,自然应对事故负重大责任,可受贿的事被妻子揽了过去。检查他租住的房屋,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因此也看不出受贿的迹象。在施工关键的那些日子,他是应该在现场监督的,而一张病历又证明了那些日子他正好生病住院。他惟一的过失是委派一个下属在现场负责,而那个下属是一个地道的酒鬼,每天被里木尔灌得酩酊大醉,施工现场很少见到他的影子。最后,杰克部长因为用人不当,受了个警告处分,并不影响还当他的部长。

杰克迟迟没有去保释黛丽丝。大墙阻隔,音信不通,黛丽丝没有为自己身陷囹圄而焦心,只担心丈夫是生了病还是也进了监牢。上帝她在监狱里天天祷告,祝愿丈夫平安无事,当然,为丈夫祷告,也就是为她自己祷告。

没有人拿钱保释,黛丽丝就必须在监狱里继续呆下去。有一天,囚犯们被押往狱外劳动,抬土填一个污水坑。黛丽丝同一个叫布莱特的女囚作搭档,两个人配合得很好,不由就拉上了话。黛丽丝问:"你的囚衣都穿旧了,进来的时间不短了吧"布莱特叹口气:"整整一年了。"黛丽丝又问:"家人怎么不保释你家里没有钱吗我最近可能要出去,出去后就借钱给你,不就50万元吗这里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"一番话勾起了布莱特的满腔怒火,她咬牙切齿地说:"我上当了,杰克,他不得好死"

黛丽丝满脸惊诧:"杰克在工程局当部长的杰克你认识他"

布莱特点点头,含泪把自己的遭遇介绍了一遍,眼里又燃起了仇恨的火焰:"我被杰克编织的幸福光环迷了眼,结果却落入了陷阱。如果我能活着出去,就是卖身挣钱,也要雇杀手宰了这个混蛋"

黛丽丝险些晕了过去,布莱特上当受骗的经过与自己一模一样,那就意味着自己和布莱特一样落入了幸福陷阱。杰克是不会保释自己了,高墙内的生活还将继续下去。黛丽丝绝望地喊道:"该死啊,杰克"

杰克没有死,他正在自由的世界里,向另一个涉世未深的姑娘求爱。

    发布时间:09-15 点击次数:
热点民间免费发红包的qq群
回顶部思思心情网?版权所有 鄂ICP备16022693号-2